写狗帮,公交车上被人干了_网红新闻,网红,网红头条 

写狗帮,公交车上被人干了

什么是突然的钦佩?

说实话,相比之下,二叔真是弱不禁风,如果二叔能有这样的功力,哪会如此凄惨,啧啧啧.

我真的应该让二叔来好好学习。

说到魔鬼,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听到了熟悉的敲打声。

“那个死去的女孩听说你邪恶的继母来了。你又被欺负了,哈哈哈……”

幸灾乐祸的话可以说已经引起了仇恨,使人们想打人。

罗老师死鱼一样的眼睛看着走进来的人,带着淡淡的语气:"叔叔,你真是见多识广,连哈哈都比不上哦。"

“当然,我是谁,老子,你二叔?”

金明坤根本听不出罗师傅话里的意思。他自信地抬起下巴,傲慢地走进来。

扫了房间里的人一眼后,目光终于落在了中间的女人身上,顿时不满意了。

“这脏东西是从哪里来的?和老子一起出现在一个空间里简直是在污染我的空气。你怎么了,死丫头?你怎么了?”

他没有认出这个人是谁,只是拒绝了他。

这么大的年纪,穿成这样.乍一看,我不是一个严肃的人。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不幸。

越想越不开心。

“死去的女孩,你应该反省一下自己。你怎么能遇见这些地位不同的人呢?影响有多严重?”

罗老师沉默了两秒钟,郑重地点了点头:“是的,二叔受过教育。受过教育后,我一定会远离这里。”

她觉得自己错了。虽然二叔没有羞耻心,但是二叔嘴里有毒药。

听着听着。

这只是一个面对面的对话,它直接给人一个黑脸和狰狞的表情,没有脏话(这是脏话,不是脏话)。

啧啧.

还有人说三个女人的生活,一男一女,也可以组成一出戏。

太棒了。

金明坤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,径直走到罗师傅旁边的沙发上坐下。

他们以长辈的姿态继续攻击陈瑜。

“你知道就好,虽然二叔不太喜欢你,你怎么能说你也是那个狗娘养的媳妇,我金家的一员。和这样的人交往是什么感觉?”

“我不需要这样的亲戚,他们看着我觉得很丢脸,而且可能什么都不会吸。”

罗老师,罗老师默默地给二叔竖起了大拇指。

嘴巴真的有毒。

然而,它也确实非常精辟。

这种人,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,还真的想粘一个吸血鬼。

“你,你,罗师傅,你怎敢!”

陈瑜的表情扭曲渗透,死死盯着师和金明坤,充满了阴沉。

金明坤皱眉,“死丫头,这是谁?像这样说话是不礼貌的。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,我把刁当成你二叔了?”

罗老师真诚地摇摇头:“不。”

“那敢在你二叔我面前发誓吗?我还没骂你呢。这东西有多大了?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